明月夜

只会写甜文T T

【东凯】不谓情(上)

*RPS,分上下,这次是小王视角

依旧是如有bug即是au,这哥俩最近真是让我疯狂脑洞

--------------------

“来呀凯哥!就等你开香槟了!”

郭晓然的大嗓门穿过了层层叠叠好几面幕布,王凯这才回过神儿来,回忆可真是要命,自己也不小了,这就是个告诉他实在是不小了的日子,怎么还是这样?

揣好手机,他调整出恰到好处的表情往人潮里走——几乎是所有人都在那边围着蛋糕围着酒,等一会导演安排好拍照的拍照、微笑的微笑——给王凯过他的第37个生日。

他其实不很在意什么生日不生日,自己一步步往不惑之年走,面容却年轻,他们是活在镜头下的人,永远光鲜亮丽、青春不老才好,少年感和成熟并重,漂亮和刚毅共存,他太知道什么时候该表现出多大年纪的气质,真实年龄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不过是茶余饭后,偶尔也没力气挺直的脊柱、偶尔昼夜颠倒就缓不过来的头疼,才都真真切切的告诉他,你已经不再年轻了。

况且他本就不是什么仪式感很强的人,这几年越发是这样。除了一点不知所谓、奇幻缥缈的私心,他一直都淡泊得很。可私心来了就怎么也挡不住,那些掉落在隐秘缝隙里的碎片无从拾起,便是他心底最深最深的秘密了。

比如现在,他不可抑制的回想,回想起他所经历的有最真诚笑意的那个生日。

彼时他也不过三十出头,分明也不过几年,却好像是他人生中最浩大的一场故梦。他这几年越来越忙,工作排的越来越满,他欣然接受,照单全收。他拍戏拿奖上综艺,做到了几年前所梦寐以求的。可越是繁花似锦的忙碌,闲下来的那一点点空隙就显得更适合回忆从前,回忆那些没那么着急的年月,他有时间耽溺在飘飘梦境里,走着循着,找到那一点点悄然而生的欢喜。

再也不会有了,这辈子都不会了,永远不会了。

王凯扬起笑脸,香槟岁岁年年都相似,就像每瓶香槟都会吓到人一样,大江大河那瓶如此,伪装者……伪装者那瓶也如此,这瓶还是如此。

周围的氛围随着香槟一起喷到了棚顶,“凯哥生日快乐”和咔咔咔的快门声的声音交织在耳边,算不上宽敞的摄影棚在一瞬间变得沸反盈天。王凯站在人群焦点,七分真三分演的开心和感谢,可神思交错电光火石,他又忍不住回想起那个没有人群只有真心的夜晚。

太想太想了,想北京城灯火通明绮丽繁华的月夜,他站在城市高处,看到了来北京许多年却从未见识过的城市繁华。晚风和煦而身边人温暖,靳东还没调匀的呼吸就喷在他耳边。其实那是个挺冲动的夜晚,他期期艾艾的等着这两部倾注了太多心力剧的开播,他们马不停蹄的路演、访谈,忙到感觉自己像个停不下来的陀螺,被人一抽还是得毫无休止的转——就连他自己都差点忘记,自己原来要过生日了。

他而立之年,上升期,没什么比事业更重要,他觉得值得。可靳东偏偏就比他记得清楚,一个电话就把他拐上了山。

“带你去个地方。”

王凯没什么刺激的爱好,所以当靳东给他扣上摩托车头盔的塑料扣时,其实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盯着靳东在夜色中反光的骑行服,歪着脑袋瞪着眼睛,“去哪?”

靳东本来还在想自己的头盔他带着大不大,手上又给他紧了紧,眼睛一对上就被王凯都笑了——分明黑灯瞎火的,可王凯眼睛里有光。

“瞪着眼睛干啥?显摆你眼睛大?”

王凯无辜得很,“我就是……”

可靳东拍拍他带好的头盔,“一会坐稳了啊。”

靳东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爱走寻常路的人,他一步不停绕过西山森林公园的大门,从后山取道上了鬼笑石。凌晨时分的工作日,宽阔的石头平台人烟稀少,他在这里俯瞰北京城最好的夜景,华灯纷繁新月挂顶,仿佛天地之间,靳东给他偷来了一片人间美景,一阵只属于他的风光。

凌晨没有钟声敲响,但靳东的手机想了个铃。王凯从美景里回过神儿来,看到靳东有点尴尬的按掉了手机,抱着他刚刚不知道扔到了哪里的头盔,抿起一个特别标准的一字笑。

“王凯,生日快乐。”

 

已经四年了,这四年可真快。好像昨天还能一起喝茶聊天剥橘子,今天就要如此山海难平了。时光不听话,他走的可太快了。

 

周围的热闹气氛不减,手机却开始疯狂震动——零点到了,王凯真正意义上的生日到了。微信微博各路人马毫不停歇,拼着命比谁说的真说的好。王凯好看的手指在微信上翻来翻去,没找到他。

没找到那个自己备注了“哥”的人。

四年过去,他能给的,大概也只剩下这一个备注了。

手机再一次响起,王凯眼睛都亮了起来,指尖颤抖的点进去。

 

哥:[图片]      0:03

哥:王凯,生日快乐。    0:03

---------------------

白露那天他哥发的照片的脑洞,那个地方就叫鬼笑石,图片去他哥微博找吧23333


真·激情消费啊哈哈哈

终于有手机壳用啦!!

最最最近真的忙到昏头

我给大家翻个跟头赔礼道歉

中秋假期一定更新!!!!!!!

好花须买,皓月须赊。

永远感谢2015的那一场金风玉露,那是我短短的十几年中做过最真、最好的一场梦。

四周年快乐❤️

我真的真的很爱你们。

【谭赵】暗涌 04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

04 修养再好的男孩子也是会骂人的嘛

赵启平对今天的早饭非常满意:主食改成了还称得上是松软的呛面馒头,就着几块酱豆腐竟也吃出了香味。虽然这种典型的北方吃食在赵启平眼里算不上顺口,但总比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昨晚吃剩的米饭加水熬成的大米粥强太多了。

 

虽然伙食差的简直超乎想象,但所幸赵启平也不是什么吃不得苦的人。他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出身,但赵家几代书香门第,潜移默化也好言传身教也罢,赵启平自小便是顶着一身的文人傲骨长起来,心性、气质和教养都是一等一的。再加上他容貌出挑体力也不差,他认为自己对这场军训还算适应的快速良好。吐槽归吐槽,但其实过得还不错。

 

尤其是,还认识谭宗明。

 

赵启平见第一面就知道谭宗明必然是个顶有趣的人,风度谈吐容貌气质样样不差他,而且比他更热情更有号召力,像是天生来就是要做领导的一样。

 

之前有个姓曲的女生给赵启平写情书,不知道哪里抄来的情诗把他称为“月亮”,他虽知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但却很一直受用。虽然他对那个瘦瘦小小但很漂亮、总来看他打球加尖叫的女生一点感觉都没有,但事隔经年一直记着这个形容。但此时此刻,他却觉得如果自己是月亮,那谭宗明必然是要被称作太阳。无论是性格还是能力,他都对得起这个形容。

 

他没忍住,扭头看了看太阳。

 

吃饭时他们被要求不能说话,但食堂太大人又多,骚动从来没有停止过。谭宗明专注的剥鸡蛋壳——那鸡蛋护皮,他剥的很不好看。赵启平眼看他的英俊的美颜一点点皱成川字,很是幸灾乐祸的轻轻笑起来。

 

谭宗明头也不转,目不转睛的跟鸡蛋较劲,“笑什么笑,我这鸡蛋新鲜。”

 

“嗯,看来我这不太新鲜,可能不是一批运过来的吧。”


赵启平灵活修长的手指转着鸡蛋,一边嘴角弯起来,笑的坏极了。他把光滑的蛋白在谭宗明眼前一晃,想占一点嘴上的便宜——高中男孩子就好这个,要不然打赌叫爸爸、我去买橘子也不会成为他们永恒的议题。


可谭宗明老神在在,没给他占便宜的机会,顺着他的动作神色镇定的的咬下一块鸡蛋来 。


赵启平一愣。


谭宗明这场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他显然也没想到自己真的咬到了那块鸡蛋——他就是想逗逗赵启平。谭宗明心想,这回逗的太大了吧。

 

好像是刚刚离得太近了,动作位置也巧妙,他的嘴唇鲜明的感受到了赵启平手指的温度。此刻愣神儿,就好像那纤细修长的手指还抚在他嘴唇上一般,奇异的触感到处流窜。

 

谭宗明使劲儿摇摇脑袋,他简直不明白自己刚刚为什么要这么在意碰到的那一下——都是男孩子,澡堂里一起洗澡尚且不论,光是踢球打球一天就不知道要碰到多少次——可他确实是在意了,那奇妙的触感、微凉的温度都是他从来没经历过的,他一下就变成了新手,慌慌张张,不知所措。


谭宗明试探着,伸手把自己刚剥的坑坑洼洼的鸡蛋递给赵启平。

 

“要不……你吃我的?我以为我咬不着呢你这母胎solo十六年的手速……”

 

赵启平看着自己被咬了小一半的鸡蛋,忍无可忍的瞪了瞪谭宗明,咬牙切齿的骂了句国骂。

 

修养再好的男孩子,也是会骂人的嘛。

 

赵启平气的把两个鸡蛋全吃了。

 

Tbc

渴望评论的小眼神QAQ

【谭赵】暗涌 03

青涩谭赵军训实录(。)有李然然出没

=================

03 刷个牙也得感受下发小儿给自己带来的快乐

高中男生之间的友谊往往来的迅速而不经意,可能因为喜欢同一只球队,可能因为都会鼓捣电脑,甚至是你在不经意间抖的机灵正正好卡在我喜欢的波段。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搭讪、一个带着信息量的眼神、一句最平常不过的问好,都能促使一群人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打成一片,而后大浪淘沙,时间会告诉你谁更和自己合得来。

 

军训第三天,谭宗明已经能记住分清班里所有男生的名字和脸了。虽然他一直推说自己脸盲记性差,但其实他非常确定自己在这方面比别人强不少,以至于他一度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从事过什么这方面相关的职业。

 

不会是个特工吧?每天把把一堆信息情报、数字数据记在脑子里,再烧掉情报并想办法传送出去的那种特工。

 

十六岁的小谭偷偷地想,那可真是太酷了,只不过一定很辛苦吧。

 

赵启平显然就没他这么多想法了,军训三天,他除了谭宗明和李熏然谁也算不上熟稔——李熏然还是他发小儿,根本不算新认识的。更何况李熏然和他隔着一个班,军训三天也没见着一面。

 

除此之外,他也只是能勉强分得清队伍的前后左右都叫什么、长什么样。在其他的,小赵同学只觉得都是一个个圆溜溜的脑袋顶儿,肤色也都晒得一般黑,一笑露出一排的白牙。

 

——除了谭宗明,他好像晒不黑似的。

 

赵启平摇摇脑袋,有点无奈的绽了个笑,接满了水蹲回队伍里洗漱。脸还没打湿,就看见嘴唇周围一圈白色泡沫的谭宗明叼着个塑料牙刷冲他努努嘴,又冲身后努努嘴,而后飞快的把嘴里涮干净,趁教官不注意往赵启平那边又挪了一步。

 

“我发现那块好像有个小卖部。”

 

赵启平面无表情,舀出一杯水放在一边开始洗脸,“不是说一天一个班吗,咱们班是明天?”

 

谭宗明相当信服地点点头,手支着脑袋放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摆出一个“3”的手势,“昨天是李熏然他们班,丫一下买了三根小布丁,化之前全他妈给吃了,震惊全宿舍。”

 

赵启平手还捂着脸,一下盒盒盒的笑出来,急的谭宗明几乎要去捂他的嘴——要让教官听见就不是蹲这一会儿的事儿了,怕是没有十几分钟起不来。

 

赵启平赶紧噤声,不过脸上的笑尚且还收不住,圆圆的眼睛也笑弯了,歪着脑袋露出白白的牙齿,一派温柔和煦的光景。谭宗明这两天见惯了他冷着的脸,只觉得清冷的像月牙,犹抱琵琶似的让人想要征服。

 

可他这一笑,这月亮就变成了满天的星星,在一个一个的全都落在了他身上。他人生中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男孩子笑起来,也可以用得上“漂亮”这个形容词,肉眼所见曼妙光滑,在这荒山野岭依旧熠熠生辉。

 

赵启平挂着一脸的水珠儿悄悄凑近他的脸,他憋着笑,悄悄凑近谭宗明的耳朵。

 

“那你明天晚上也买三根,看看李熏然到底有多厉害。”


谭宗明也笑,装模作样的地瞪眼装沧桑,“那我可能就得伤病劳损明年再回来训了,看看明年那些扑棱蛾子还认不认识我。”

 

赵启平捂着嘴笑的一点也不克制,脸上的水珠有几滴甩到了谭宗明的脑袋上,像是某种不可言说的缔结和宣判。谭宗明把毛巾往他身上摔,自己站起来倒水去了,赵启平呼噜一把脸赶紧跟上,占领了两个挨着的水龙头。

 

清晨的天光来的稍微有些晚,可有两个眉目清秀的高挑男孩并肩而立、勾肩而行,便算得上是这荒郊野岭里最美好的晨光。


tbc.



说好只是开个脑洞,一不小心变成坑了,我恨

【谭赵】暗涌 02

青涩小谭青涩小赵,高中生活的脑洞

==========================

02 小赵同学

 

军训之所以令广大学子深恶痛绝、难以忍受,除了训练艰苦外,往往在于其生存环境的恶劣。

 

不能换洗的训练服、难以下咽的大锅饭、漫天飞舞的蚊蝇、没有空调的二十四人间……虽说相比真正的军营,这样的辛苦只是冰山一角,但这也已经是给城区长大、养尊处优的学生们从未体验过的生活艰辛了。

 

好在,军训的特殊之处在于,只要你第一次排队的时候跟一个人站在一起,那么在这十几天里无论训练、吃饭、休息甚至洗澡,你都会和这个人紧密相连的站在一处——比如谭宗明和赵启平。。

 

赵启平轻轻抬手,拍走了正与前边同学胡天侃地的谭宗明身上的一只扑棱蛾子。

 

小虫子知道赵启平不怕他,扇扇翅膀飞高了。

 

赵启平手还没来得及撤,谭宗明的大脑袋就转过来了,眼睛都眯起来问他“小赵同学怎么了?”

 

赵启平瞪眼,“你他妈的,叫赵同学!”

 

谭宗明家里经商忙碌,从小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跟着父母到处转学,转来转去他就比同届的都大了一年。直到前两年家里才决定还是先稳定的留在上海,谭宗明这才得以安安生生的考了高中。

 

他家里虽然背景财力都不可小觑,但从小放养惯了,考高中也是全凭自己,父母对谭宗明的照顾更多的只是体现在每个月按时打到卡上的生活费,自己则在全球各地飞来飞去。

他们总觉得,儿子能照顾好自己了,没问题了。

 

谭宗明也强迫自己这么觉得——他会做饭会洗衣服,是一个能保护好自己的大小伙子,阳光热情,积极向上。

 

当然,这些不会在他和赵启平“临铺夜话”的活动中出现,赵启平也只是知道他比自己大上两岁而已——赵启平早上一年学。

 

毕竟,大家也只是刚刚认识而已嘛,没必要把家底全都抖出去。

 

所以,当赵启平瞪大了眼睛说“你居然这么大”的时候,谭宗明不光不以为意,反而面色坦然的往赵启平双腿之间瞄——当然,黑灯瞎火的,除了对方眼睛里的一点光芒,什么也看不见。

 

“好像是比你大一些。”

 

赵启平学着谭宗明骂了句“你大爷的”,顺带差点把他推下床。

 

从此往后,谭宗明就开始“小赵同学”“小赵同学”的叫个没完。没参与夜话的同学不明就里,参与夜话的同学憋着简直想揍一顿谭宗明。

 

可眼下谭宗明显然贼心不死。

 

“小赵同学打我干嘛?”

 

赵启平翻白眼,“你身上有只扑棱蛾子,都要朝着你脸飞过去了。我人帅心善帮你扑走了,人要懂得知恩图报好吧?”

 

教官们训话完毕,陆陆续续往回走,刚才持续不断的骚动便一下子平静下来。谭宗明见状赶紧又凑近了一点——他比赵启平高一点点,低一点头嘴巴便正好够到他的耳朵。

 

 

谭宗明用气声在他耳边絮叨,一口一口的热气全都喷在了赵启平的耳畔和脖颈,可始作俑者却毫不自知的赶紧扮好学生站了个标准军姿。

 

“那我可真是太谢谢小赵同学了。”

 

八月的天气流金铄石,赵启平不曾被这骄阳似火晒得如何,却被这一口热气烫红了耳朵。

 

Tbc.


哥哥你这样我很容易把持不住的😭